首 页 最新动态 工程概况 工程进度 质量与安全 科技创新 廉政建设 建设者风采 立功竞赛 图片集 招投标专栏 公告栏
当前位置: 舟山大陆连岛工程 > 立功竞赛 >
我的养路工父亲
[来源:未知][作者:舟山大陆连岛工程] [日期:2017-09-06 11:55]

  有那么一个人,与你结缘生命,用厚实的臂膀撑起一片天地,护着一个家;他的羽翼呵护着你健康成长,正因他期望你也有巨人的臂膀,他的苛责也许让你怨气冲冠,可总在背后自责;他的威严之后却是那般温柔,这就是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名从事了三十余年养护工作的老养路工,那时候我很不理解父亲所做的职业,每次家长会只有母亲为我去开,很少看到父亲在家,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在出远门,而且一走便是七八个月。我总是问母亲,父亲是做什么的呀,他能不能和别人的爸爸一样不要出远门,能多陪陪我。母亲也总是笑笑,简单的告诉我,他是一名养路工。有一次放暑假,我不顾母亲的劝阻,去了道班找父亲,我父亲所驻扎的道班是远离县城一百多公里的山区,沿路的风景很美,山青水秀,鸟语花香。道路也很平整,没有太多的颠簸,心里想了很多埋怨父亲的话,想看到他后一股脑倾泄给他。

  路途中我透过车窗看到很多穿着橘黄色衣服的人在三五成群的干活,他们时而大饼就开水,时而擦汗,旁边是一辆四轮农运车,车上是刚从山下挖出的红土,这个橘红色衣服我再熟悉不过了,我知道这些人就是父亲的同事们,他们在为铺路作业。顿时感觉鼻子酸酸的,父亲身体不大好,这么劳苦的工作他怎么能吃的消,这时满腔的怨愤也变成了迫切的关心,恨不得立马飞到父亲面前。一路无话,当我走进道班时,连建的小平房,院内空旷无余,只有一条瘦的皮包骨头的土狗在吠,在空荡的道班内,听起来格外刺耳。走进父亲的寝室,满地的土灰,冷的发青的馒头,还有一个没燃起来的炉子,当然,还有没来得及叠整齐的被褥。莫名的心凉了一大截,帮父亲把内务整理好后,院内也响起了父亲单位农运车乍耳的声音,我急忙跑出去,给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夜里点着煤油灯,和父亲聊起了家常,说到不愿意他在这受苦时,父亲也只是微微正坐了一下身子,长叹一口气对我说,平凡的工作谁都可以干好,可是难的在于把这份平凡坚持至终,虽然每天所做的工作又脏又累,有时候还常有同事因为工作劳累病倒,但谁的缺都会被下一个人顶替,这不光是一份工作,更是一股精神,一股雷打不动,山崩不惊的精神。很想劝父亲放弃这份苦差,去做做生意,做做其他工作,可听到他这席话,我也就咽回了肚子,只是赌气说我以后做什么都不做养路工,父亲被我的表情逗乐了,笑着说:“我儿子做什么都不做养路工,儿子出息一定比老子大。”后来总跟父亲去他的道班陪他上班,帮他解闷,到山沟子里他养路,我抓虫,爬到农运车货箱里睡大觉,被颠的直乐呵。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现在的父亲老了,和爷爷一样,为国家公路事业奉献了自己的一辈子,从精神到身体,毫无保留的倾尽,虽然现在公路发展迅速,养路工人员远不如以前那么辛苦,临近退休的他也得以轻松,但也为此留下了不少病根。父亲总对我说他从不后悔,三十年如一日的坚守,也铸就了今日公路事业的蓬勃发展,不是因为多么高尚的情操在激励着他,至少他做到了一个无悔无畏,尽职尽责的养路工。

  也许没有一位司机能记起曾经那个一身橘黄,从不多言的父亲,尽管他数十年行走在这条熟悉的公路上。也许没有多少人能看得上父亲银行卡里的工作收入,尽管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那微不足道的工资。也许没有几个人会心疼父亲体弱多病多次劳累到几乎跌倒,和高速行驶的汽车擦肩而过的恐惧,尽管他用生命在捍卫着公路事业的职责。也许在别人眼里,他只是一个毫不起眼行走在公路上的小黄人,也许他的收入不足以让自己和家人锦钰无忧,但在我眼里,他粗糙的手掌是世界上最温暖的,他苍老的笑容是世界上最迷人的,他疲惫的肩膀是世界上最有力的,他平凡的背影是世界上最伟岸的。

  如今的我也成为了一名高速公路养护工人,也已为人父,慢慢体会到了父亲这三十年来的不易,时常看着他日溅花白的头发心酸、落泪。一个从不怕苦从不叫累的刚硬男人,也抵不过时间的磋磨,变得日渐衰老。父亲用三十余年教会了我何为坚持,也用一生让我明白“父亲”二字的真谛。( 来源: 作者:马凯云 ) 敬告:转载本文时请注明出处,必须保留网站名称、网址、作者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上一篇:全国首批“四好农村路”示范县名单

下一篇:贫困农民工当上公路养护工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浙江省舟山连岛工程建设指挥部   浙ICP备09107319号-1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