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最新动态 工程概况 工程进度 质量与安全 科技创新 廉政建设 建设者风采 立功竞赛 图片集 招投标专栏 公告栏
当前位置: 舟山大陆连岛工程 > 最新动态 >
林毅夫: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将超美 美在找借口打
[来源:][作者:舟山大陆连岛工程] [日期:2020-08-23 11:06]

(原标题:林毅夫:保持定力深化改革开放,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将超美国)

林毅夫:中国今年实现3%左右的增长比较合适

林毅夫。资料图

8月19日,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思政实践课无极县教育基地揭牌仪式上,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进行了题为“新冠肺炎疫情与中美摩擦双重背景下的中国经济发展”的报告。林毅夫表示,今年要充分利用政策空间,如果实现5.3%的增速,有望实现两个翻一番目标。展望中国经济发展前景,林毅夫表示,未来中国仍具有8%的增长潜力。

中国能否达成第一个百年目标?

中国仍有8%左右的增长潜力,政策空间可以实现目标

对于中国来说,2020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是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决胜之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也是脱贫攻坚战的达标之年。其中,两个重要的量化指标是“两个倍增”,即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中国能否在2020年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林毅夫表示,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困难,因为中国发展的潜力和空间非常大。中国在过去41年改革开放过程中,保持了每年9.4%的平均增速,未来每年仍有8%左右的增长潜力。去年中国的人均GDP只有美国的16%左右,对比二战后发展较好的东亚经济体,例如日本、“亚洲四小龙”,当这些经济体处于中国目前发展阶段之时,随后都能维持8%-10%的增长,所以中国也有可能保持这一增速。

要实现“两个倍增”目标,中国经济需要保持每年7.2%的增速。从2010年到现在,前几年中国经济平均增速超过7.2%,2020年的增速只要达到5.3%就能实现目标。林毅夫表示,中国有8%的增长潜力,要实现5.3%的增速是相对容易的。增长潜力是从供给侧角度来说,潜力能够发挥多少决定于需求侧,主要把握国内需求。中国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市场,空间大,可用的政策手段多。因此,中国要实现5.3%的增速,实现一系列目标应该比较容易。

不过,今年年初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带来了较大冲击,全国各地停工停产,生产停滞,消费下降,经济停摆。3月份各地开始复工复产,但部分地区出现不少困难,例如东部沿海的一些工厂找不到工人,或者因为供应链的中断无法实现复产。按照2003年SARS的经验,一个季度以后情况就能恢复,但新冠肺炎与SARS有所区别,新冠肺炎是全球性的传染病,不仅影响中国和东亚,还影响到全世界。

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最为典型,停工停产等措施影响产出和消费,整个社会需求减少;3月,石油价格崩盘,美股市场也出现较大波动,股票大跌代表大量财富损失。在疫情防控措施造成家庭收入减少和金融市场波动的双重影响下,美国失业率急剧增加,此后美国政府开始救市,包括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以及2.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等。IMF对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不断下调,今年4月IMF预测美国今年增长率为-5.9%,6月的预测调低至-8%;4月IMF预计全球增长率为-3.0%,6月预测调低至–4.9%。

林毅夫表示,今年一季度,中国GDP下滑6.8%,二季度恢复正增长,上半年整体的增长率为-1.6%,从全球来看,这一成绩得来不易。2020年中国能不能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主要靠下半年,全年要达到5.3%的增长,下半年必须有12.2%的增长,这不是不可能。中国的政策空间大,回旋余地多。从货币政策来看,现在中国的基准利率为正,还有下调空间,还可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从财政政策来看,中国的名义政府负债率约为60%,而很多发达国家政府负债率超过100%;再考虑到中国与国外在政府负债方面有所不同,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绝大多数是用来做投资,有资产可以营运,中国的政府净债务比名义债务低很多。因此,中国政府靠积极财政政策来支持消费投资的能力比发达国家更强。如果中国把各种政策工具都用上,下半年达到12.2%的增长是有可能的。

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应达到多少?

全年实现3%的增长较为合适,给明年留一定空间

“有可能达成目标,与是否要把政策空间全部用上是两回事。”林毅夫指出,在不确定性较高的情况下,不能把所有的子弹都打光。新冠肺炎疫情在疫苗研制出来之前有很大不确定性,未来很可能暴发第二波、第三波疫情,除非全世界疫情都控制住了,否则不能说已经完全走出了威胁。

他认为,中国今年实现3%左右的增长,给明年留一定空间,这样的安排是比较合理的。全年增长3%,下半年的增长率只需达到7.6%。今年是脱贫攻坚的决胜年,脱贫攻坚需要保证就业,脱贫人员没有就业可能返贫,而就业增长与经济增长是高度相关的,3%的增长有利于脱贫攻坚目标的完成。并且,从国际比较来看,3%的增长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若按IMF的预测,中国比全球的增长率高7.9个百分点;比美国高出11个百分点,比往年的优势更大。

然而,如果今年全年增长率低于5.3%,“两个倍增”的目标就难以实现。林毅夫表示,如果今年实现3%的增长,明年保持3%的增长,到2021年就可以实现“两个倍增”目标,仍可满足在共产党建党100年达成第一个百年目标。

林毅夫指出,3%的增长也需要各方一起努力来实现。基建是过去中国在应对各种危机时常使用的方法,这次仅依靠基建还不够,需要有新办法、新措施,最重要的是保家庭、保企业。为了防控疫情,各地停工停产、居家隔离,部分人群不工作就没有收入,很难度过难关。企业此次面临的冲击既有外需不足,又有内需不足,复工率高但复产率低,企业面临倒闭风险,可能增加失业。这种状况之下,需要有针对家庭和企业的措施。对于家庭,可行的措施包括改进对贫困户的认定标准,低收入家庭进行转移支付等。对于企业,可以用减税降费、缓缴五险一金等方式,还有银行的贷款支持,这些措施对企业都有很大帮助。林毅夫表示,如果能够有针对性地使用政策手段,今年全面脱贫的目标能够实现,到明年,第一个百年目标也可以实现。

中美摩擦为何愈演愈烈?

贸易逆差是借口,实际意在打压中国的发展

林毅夫表示,疫情总会过去,对中国影响更长远的因素是中美摩擦。

中美之间最早开始的是贸易摩擦,美国对中国有很大的贸易逆差,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逆差代表美国人吃亏了。林毅夫指出,实际上,美国向中国买东西并不是美国无法生产,而是因为从中国买更便宜,贸易的产生是各个国家比较优势的结果。在二战以后,美国一直都从国外进口劳动密集型产品,尤其是亚洲市场,八九十年代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后,“亚洲四小龙”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中国大陆,“亚洲四小龙”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也集中到中国大陆来。传统上美国对东亚国家的贸易逆差就很大,此前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80%来自东亚国家,最多达到100%;现在美国对外贸易逆差中,中国的比重在增加,整个东亚的比重在降低。因此,美国对外贸易逆差增加并不是中国造成的,主要是美国国内因素。逆差是消费过多、储蓄不足造成的,美国长时间持续逆差增大的状况,主要原因是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特权,美国可以增发货币在全球进行购买。

林毅夫指出,特朗普上台后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实际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2017年开始使用关税政策,但其2018年的贸易逆差还在增加,对中国的逆差增加了11.7%,显然关税方式不能解决逆差问题。

“美国这么做,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贸易逆差的问题只是一个借口,美国是为了抑制中国的发展。”林毅夫表示,美国是目前全球唯一的霸权,中国的崛起威胁到美国的霸权地位,因此美国意图打压中国。此前也发生过类似情况,二战后形成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当时美国打压苏联。中国在80年代以后开始改革开放,走自己的道路,并没有根据美国开出的新自由主义药方来走,中国自行判断国外经验是否适合,用渐进双轨的方式,中国经济取得稳定快速发展。1978年中国还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到2012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就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美国为了维持全球话语权,开始给中国制造麻烦。

除了贸易逆差之外,现在美国还以知识产权的名义对中国企业采取限制措施。林毅夫表示,企业之间可能存在知识产权窃取行为,但是没有国家层面系统性的知识产权窃取行为。中国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签约国,中国国内也有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有知识产权法院,如果中国企业有相关侵权行为,外国企业可以诉诸法律,而不是在政治上采取行动。美方还有中国政府强迫美国企业转让知识产权或技术的说法,林毅夫指出,美国企业到中国投资,要在中国市场内竞争,或以中国为生产基地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必须用最好的技术来生产,这是企业为了自身利润最大化自然形成的选择,不是中国政府的原因。

中国如何应对?

保持定力继续深化改革开放,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将超过美国

中国应该怎么办?林毅夫表示,最重要的是保持定力,继续利用好我们的发展空间和潜力,继续深化改革开放,这样的发展不仅有利于中国,而且有利于世界。“如果能这样做,美国想要孤立中国,最终也只是孤立它自己。”

林毅夫认为,中国还有8%的增长潜力,经济增长靠的是劳动力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一种方式是靠技术的提高,每个劳动力可以生产出更多产品;另一种方式要靠产业升级,用新的附加值高的产业取代附加值低的产业。这一机制同时适用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可以利用后来者优势,可以用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方式,进行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这种方式的风险成本小得多,速度也快得多。

中国还有多少快速发展的潜力?林毅夫预计,未来十年,即到2030年,平均实现每年5%-6%的增长是可能的。如果能达到这一增速,两个里程碑就可以实现,第一个是到2025年前后,中国人均GDP可以超过12700美元,按照国际标准人均GDP超过这一水平就是高收入国家,目前全世界16%的人口符合高收入标准,中国加入之后高收入人口比例将达到34%,这对世界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另一个里程碑是,到2030年,中国总体经济规模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在这一基础上,如果中国继续开放,美国想要打压中国就不容易。因为各国都会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市场,其他国家的企业也会充分利用中国市场,其他国家的经济也会乘着中国的发展而发展。

林毅夫认为,当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时,美国的霸权主义可能才会停止。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意味着中国经济规模是美国的两倍。并且,中国国内有地区差异,有3.5亿人口的京津冀、东南沿海、中西部的重要城市,人均GDP将会与美国相当,代表这些城市的产业技术达到与美国相同的水平,美国的技术优势消失;另外10亿中国人口的人均GDP约为美国的1/3,这部分地区发展速度会更快。这一时间节点大概是在中国第二个百年目标实现时,即2050年。要实现这一目标,只需要2030年前保持5%-6%的增长,2030年到2040年实现4%-5%的增长,2040年到2050年实现3%-4%的增长,中国完全有可能实现。

十九大报告表示,到建党一百年时建成经济更加发展、民主更加健全、科教更加进步、文化更加繁荣、社会更加和谐、人民生活更加殷实的小康社会,然后再奋斗三十年,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林毅夫表示,当前可以说是中国完成第一个百年目标、迈向第二个百年目标时,面对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挑战来自自然因素、地缘政治因素,但只要分析清楚问题如何产生、如何演变,我们有足够的智慧、足够的政策空间去克服,以新的发展理念为核心,目标就会实现。


上一篇:林毅夫:中美摩擦贸易逆差是借口,实际意在打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浙江省舟山连岛工程建设指挥部   浙ICP备09107319号-1
地址: